不 取 媚 于 世

2018-11-06

行世者必真,悦俗者必媚,真久必见,媚久必厌,自然之理也。
 

题记

 

既做文人,
而不预备成为文妓,
就只有一道:
就是带一点丈夫气,
说自己胸中的话,
不要取媚于世,
这样身分自会高。

要有点胆量,
独抒己见,
不随波逐流,
就是文人的身分。



 

社会十大俗气

 

一、腰有十文钱必振衣作响;
二、每与人言必谈及贵戚;
三、遇美人必急索登床;
四、见到问路之人必作傲睨之态;
五、与朋友相聚便喋喋高吟其酸腐诗文;
六、头已花白却喜唱艳曲;
七、施人一小惠便广布于众;
八、与人交谈便借刁言以逞才;
九、借人之债时其脸如丐,被人索偿时则其态如王;
十、见人常多蜜语而背地却常揭人短处。

 


 

 

刺绣君向来不劝人做文人,只要做人便是。颜之推《家训》 中说过:“但成学士,亦足为人,必乏天才,勿强操笔。”你们要明白,不做文人,还可以做人,一做文人,做人就不甚容易。如果不做文人,而可以做人,也算不愧父母之养育师傅之教训,子夏所谓贤与不贤,事父母能竭其力,事君能致其身,与朋友交,言而有信,虽曰未学,吾必谓之学矣。孔子所谓行有余力,则以学文。可见行字重要在文字之上。文做不好有什么要紧?人却不可不做好。

 



行字是第一,文字在其次。行如吃饭,文如吃点心。单吃点心,不吃饭是不行的。现代人的毛病就是把点心当饭吃,文章非常庄重,而行为非常幽默。


 

中国的幽默大家不是苏东坡,不是袁中郎,不是东方朔,而是把一切国事当儿戏,把官厅当家祠,依违两可,昏昏冥冥生子生孙,度此一生的人。我主张应当反过来,做人应该规矩一点,而行文不妨放逸些。
 


 

你能一天苦干,能认真办铁路,火车开准时刻,或认真办小学,叫学生得实益,到了晚上看看小书,国不会亡的,就是看梅兰芳,杨小楼,甚至到跳舞场拥舞女,国也不会亡。文学不应该过于严肃枯燥,过于严肃无味,人家就看不下去。因为文学象点心,不妨精雅一点,技巧一点。做人道理却应该认清。
 



 

但是在下还有一句话。刺绣君劝诸位不要做文人,因为做文人非遭同行臭骂不可,但是有人性好文学,总要掉弄文墨。既做文人,而不预备成为文妓,就只有一道:就是带一点丈夫气,说自己胸中的话,不要取媚于世,这样身分自会高。要有点胆量,独抒己见,不随波逐流,就是文人的身分。所言是真知灼见的话,所见是高人一等之理,所写是优美动人的文, 独往独来,存真保诚,有气骨,有识见,有操守,这样的文人是做得的。
 


 

袁中郎说得好: “物之传者必以质,(质就是诚实,不空疏,有自己的见地,这是由思与学炼来的。)文之不传,非不工也。树之不实,非无花叶也。人之不泽,非无肤发也。文章亦尔。(一人必有一人忠实的思想骨干,文字辞藻都是余事。)行世者必真,悦俗者必媚,真久必见,媚久必厌,自然之理也。”这样就同时可以做文人,也可以做人。
 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